【华暗】不认真的暗香师父不是好对象。

华山:骆九  暗香:叶禾

BL注意。

私设很多,一次性能寄很多东西只是其中之一。

更多细节请自己寻找👌

从偶像师父变对象的故事【?】

(1)

  在骆九眼中,“师父”是最美好的人了。怎么个美好呢?这就要从遇见那个暗香说起了……

(2)

  那时候骆九下山游历不久,装得一副老成的样子行走江湖,看上去好像真的像个样。但装的就是装的,当他自己的镖车被劫的那一下子就让骆九就慌得不行,剑法更是一半都使不出来,其他的镖师早就跑光了,剩下个坐在车后面全程神游的暗香。

  怎么样的暗香呢?一身暗紫色的新手弟子装,身体被最外面的衣袍遮住,露出来的唯有前臂和绑有护甲的小腿,头上更是严实,顺滑的黑发遮过双颊,后脑的小辫别了朵兰花,宽大的围巾不但框住脖子,还一路遮上脸,只露出那双妆着丹红的凤眼。

  咳不对!现在还被劫杀呢!!……这下要完蛋了!!在这种要紧关头,怎么能让别人遭我的殃,还是让这个小暗香赶紧走掉的好……

  是良心华山弟子了。

  这么想着,骆九格掉侧面砍来的兵器,冲到了暗香面前。正要推开他的时候,却发现眼前的人只是个假身。接着,还未见刀光,而之前将马车围起来的敌人已经全部身首异处了。

  好厉害!这小暗香其实是什么高手吧!!骆九被这一手惊艳到,他抬头看去,那暗色的兰花正盘坐在车顶,一丝不苟地擦拭着双刀。

  是我想要的厉害师父了!被帅到的骆九有一丝心动,并给车顶的暗香发了个拜师请求。

  “大佬!请……请务必收下我!!!”

  请求是通过了,这个暗香按得非常爽快!但按下之后他微微的,皱了一下他的眉头。然后像是认命了,他跳下来,走到骆九的面前认真地观察新徒弟的脸。

  “我叫叶禾。竹叶的叶,禾雀的禾。”话语从紫色的围巾底下传出来,冷冷的声音听着还有那么点闷,“以后你就是我的徒弟了,我第一次做师父,你…担待点。”

  镖车再次上路了,周围只有清脆的马蹄声。而骆九呢?时不时转过去看自己的新师父。叶禾还是那副“神游”样,只不过是从车尾坐到了骆九旁边,拿出了他的木块雕刻着什么。

  其实不能说是神游,自己的暗香师父估计一刻都不想停下手里的活,他稍稍低头,视线落在木料上,神情专注又认真。

  吸引着全部的目光。

(3)

  虽然今天骆九与钱太华论了好一会的价才把货卖了出去,但他心里还是美滋滋的。

  感觉捡到了个好师父,虽然弧长。

  是的,叶禾给徒弟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弧长。

  叶禾收了这么个徒弟之后,继续做着自己的家具,等手上的木料雕刻完了,才想起自己没有问徒弟叫什么,也没有带他做拜师任务。等骆九交完票了,叶禾便抓住了骆九的手腕,把徒弟拖上他的‘豪华游轮’,做任务去了。

  “……徒弟,你的名字叫什么?”叶禾暗绿色的眼睛里闪过一点懊恼,“我之前忘了问,对不起啊。”

  “没事没事!我叫骆九,师父你可以叫我小九哦!”

  接着,他看见叶禾在包里翻翻找找,最后将拎出来的物品用麻布打了个包裹,塞到自己面前。“这是拜师礼,嗯…拿着吧,等…阿九你的等级到了,师父再带你打本。”

  啊,是个不会放生徒弟的好师父呢。骆九这样想。

  “师父去中原挖矿了,有事就叫我。”

  然后,某九的新鲜师父溜了,叶禾的月落乌啼使得很出色。骆九只好抱着礼物安慰自己。

  还有礼物呢,不要紧的。

  接着他就被包裹里的东西闪了眼。 除开武器,包裹里装得是一整套的极品装、一套三阶耐力装,角落里还有零零碎碎的几块宝石和一张纸条,纸上写的是一些“武器将就用吧…宝石没多少……师父只有这些了”之类的话,但包裹里的东西足够骆九把全身上下换个遍,而且是当下非常适用的!

  叶禾师父,你是土豪吧。

  贫穷华仔抱着礼物流下了幸福的泪水。

(4)

  在拜师大礼包的鼓励下,骆九没几天就升到了109级,升级光芒亮起的下一秒,他就迫不及待地呼唤起了叶禾。

  “师父我109了!师父你是不是可以带我打新本了!!”

  叶禾回应得很快,马上发了个入队邀请过来。但骆九没想到的是,他直接就空降到了师父家里,而他的师父正坐在椅子上,准备给腿甲绑最后一个结。

  宽绳随着手指翻动,带出了只无可挑剔的蝴蝶。叶禾师父的手艺真是好得没话说,就连那件给自己的衣服也一样,从针脚到花纹,都能想象出当时师父有多认真缝它。然后再想想前几天摆摊上看见的同类商品……

  外面地摊上卖的都什么!连渣子都比不上好吗!!!骆九愤愤道。

  “走了,阿九。”叶禾叫了下徒弟的魂。

  “好的师父!”

  某九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,他脑子里大概已经没有新副本了,里面塞的全是他的暗香师父。看着叶禾的背影,骆九甚至想冲上去抓住师父的手,好仔细瞧瞧这一双手到底是什么样的,怎么能这么好…这么好……!

  “我觉得那个华山小子非常需要被我抡醒。”队伍中某云梦奶霸如是说。

  “他几乎是全程都在走神,眼睛都黏在那个暗香身上了。”一对武当师兄弟附和。

  “那个暗香小哥哥已经给他套好多次盾了!!我也想要小哥哥给我套盾!”沧海小萝莉进行了补充。

  “阿弥陀佛……”旁边的大师摇了摇头……

  直至侠士雪山进度的最后,骆九才回过神来。因为骆九的修为最低,众人叫他去接一点红的剑,可能是有师父在旁边注意着自己的缘故吧,骆九每一次接剑都接得挺好,这才挽回了一丢丢在其他队友心中的印象分。

  啧啧。

  物品是队长来分配的,大家掷了点数,然后由叶禾来把队友应得的道具发下去,等东西分完了,少侠们嬉闹一阵后便退队了。

  寒冷的长白山中就只剩下了骆九和叶禾。

  运动出的那一点薄汗附在身上,风吹过来后就是几个哆嗦。骆九毕竟在华山长大,抗冻能力那可是长期‘训练’来的,大概只有齐无悔师兄住的地儿能让他变得手脚冰凉。但叶禾不一样,每次跑商经过华山,他都得穿貂皮大衣,而为了不妨碍到攻击,打副本的时候叶禾根本没穿多少御寒的衣物,这一但停下来,身上就开始变得冷了。

  双手被冻得雪白,指尖微微发红,而叶禾本人正不由自主地往衣服里缩,平时还露出来的鼻尖、脸颊也都缩到了围巾里,看他微微颤抖着的身体,应该是叶禾在极力克制了。

  骆九刮了刮鼻子,望了下远处的雪峰,然后回头把叶禾拉了过来,用自己热乎乎的手捂住了师父的。

  “师父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叶禾吸溜了一下,稍稍点了点头。

TBC

*其实暗香收徒弟收得爽快,是因为当时以为那玩意是队长召回……但是收了徒弟就要好好带,叶禾是有原则的叶禾!
*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,生活装备也确实是评分不一样,属性不相同的,就是所谓的好坏差别。而且华山仔看摆摊的时候其实只留意到了效果,没有去注意级别问题,一阶跟三阶的怎么能一样呢,傻华仔👌
*骆九:摘下滤镜过活是不可能的,一辈子都不可能的。

评论(3)
热度(21)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XD-26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