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华暗】不认真的暗香师父不是好对象。

(5)

回到叶禾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。听闻自己的徒弟还要出去找破烂客栈落脚,叶禾不是很高兴,直接要求骆九住下,并叫人收拾好了房间。

“你只要还是我徒弟,就都可以在这住!住什么客栈!”叶禾扯过徒弟的后衣领,并把人丢进了房间里,“去洗漱!睡觉!”

啊!刚刚的叶禾师父有点霸气。

骆九爬起来揉揉屁股,麻溜地翻衣柜去了。

叶禾虽然让骆九进来住,但是让徒弟住主屋是不可能的,他还不能接受自己的屋里多个人,所以骆九住的是主屋斜对面的偏房。

而收拾完徒弟的叶禾刚刚脱完装备,泡进放满热水的浴缸里,略烫的水恰到好处地舒缓了疲劳的肌肉,让人想沉进水里吐几个泡泡。于是他就这么做了。闭上眼睛,身体慢慢地坠下去,水,刚刚触到叶禾长长的睫毛,化开了脸颊上方红色的眼线,咕噜咕噜的声音在他耳朵边响着,令人放松。

可骆九不让他放松。

某九的师父正舒心的时候,他听见自己的徒弟在窗外小声喊他。

“师父——,师父——!”骆九撩开竹帘探了个头进来,晃了晃手上的睡袍,“这个衣服它…小了一点点QAQ”

听上去还有那么点小委屈。

叶禾很头疼。他现在缩在浴缸里左右为难,自己是围上浴巾就出去呢还是围上浴巾就出去呢还是穿好再出去?外面的徒弟还时不时叫唤,叶禾烦不过了,叫骆九安静点等着,他一会就来,接着离开那一缸子热水,快速擦干身体套上衣服,随意绞几下头发就出去了。

出门口拐个弯就看见骆九在窗边站着,手里头拿着自己不久前因买错而收起来的衣服。叶禾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也确实是自己不对,尽管那件衣服是买得大一点,但是对于骆九来说还是有点紧了。嗯……怎么办呢,最后只好帮骆九改松点,让他凑合穿一晚上,明天再去买合适的……接着把徒弟赶回房间,睡觉去了。

夜深,主屋的灯早就吹掉了,整个院落就剩下骆九的房间还有一丝光亮。

骆九睡不着,他可能还是有点兴奋。在这种脑子里全是一个人的激动时刻,换做是谁都睡不着啊!叶禾认真的模样,无论什么时候都那么令人着迷……做木雕的时候、杀敌的时候、擦刀的时候、绑护甲的时候、挽发簪的时候、改衣服的时候……连冻着了都那么可爱!而现在回想起来,当时的心动明明就不是想要拜师!那叫一见钟情!!

啊啊啊啊啊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!!!

骆九捂住了发烫的脸,缩进了被窝里,还挂记着师父那时候冰冰的、但有力的手。

要是能看到师父的全脸就更好了……

他这么念道。


(6)

修仙的表面代价就是不能按时起床,在被师父掀被子叫人到骆九正式睡醒这段时间里,叶禾已经绕着院子跑完四圈了。

目前叶禾正在厨房擀面。不出门的师父没穿平时的暗香校服,只有很普通的青色短打,可仍看不到全脸。

洗漱好的骆九趁着师父做早饭的时间,也溜达了院子一圈,并从其他人那旁敲侧击了几回,但是谁都没见过叶禾全脸。

“其实师父长着胡渣渣,或者有个大刀疤,我也不会介意的。”

骆九戴着‘师父怎样都好看’滤镜说道,并进行了脑补。

他起了兴趣,但是在这件事上面,师父不说他也不好去问,毕竟‘没有人看过叶禾全脸’,说明师父其实是很在意这件事的,自己只要做好师父的乖乖徒弟就够了!骆九是个很懂事的华仔,让自己抛开这个问题之后,就去吃师父煮的早餐了。

亲亲师父的爱心早餐怎么能错过!当然要热烈捧场啊!!

细面浇淋了鲜香的骨汤,配上翠绿蔬菜,最后再加几块软糯的红烧肉,看得人食指大动,无需催促,在大搪瓷碗端上来之前,骆九早已拿起筷子待命了,还直勾勾地盯着,碗才刚触碰到桌面,里面的一块肉就不见了。

叶禾无语,把碗往骆九前面推了推,“…急什么,整个都是你的。”

十分钟不到,碗里就什么都没有了,汤汁也半滴不剩,某九还吮了几下筷子。

“……如此国色天姿还做得一手好菜,何愁天下无人识君。”句子在记忆中浮现,从骆九的嘴里出来。

厨房里很安静,这话自然也被叶禾听得清清楚楚,他倒不会认为是膳祖教坏了自己的徒弟,相反,他对能从徒弟口中听到这话感到点儿惊奇。

哪有徒弟这样夸师父的……?

“嗯……吃饱就换衣裳吧,等下要出去买东西。”叶禾揉揉徒弟的头,转身离开了厨房。

骆九啊……天下皆知又哪有那么好呢?


(7)

无论是坐在灯如昼上,还是跟在人身后,骆九的目光根本不想从师父身上离开!

出门采买的时候,叶禾并不想被别人认出暗香弟子身份,他常常穿着那件白色的问初心,再简单地扣个簪,抓上把宝贝折扇,扮成富贵公子模样,出来后再雇个小厮跟着,如今有了徒弟,这个‘小厮’自然是骆九来当。

而骆九跟在后面,瞧着是个任得使唤的小厮,可内心就不是那么平静了。骆九站的位置能让他观察得很仔细,看得他整个人都要荡漾起来了!

师父走路的脚步很轻,哪怕是刻意加重了,声音也比别人要小得多,行走时,两只脚掌前后落在同一根准线上,步子牵动侧胯,带连衣摆,显得腰间那抹曲线尤为动人。

真好看啊……好想从背后抱住师父!把人圈紧!然后埋颈窝!!

以至于叶禾回过头去注意自己徒弟的时候,总觉得徒弟身上好像多了什么,那个多出来的东西还在拼命摇摆……

要采买的东西非常多,两人几乎在每个摊前都有停留,少有的零碎便直接扫荡个精光,常用的那么几样就像是在囤货,一堆一堆地买,从药材到图纸,从零散杂碎到高等矿石……叶禾掏出来的银票一把又一把,搬东西搬到手酸的骆九都怀疑师父是不是有个黑洞钱袋了,他顺便还担忧了下那盏灯会不会超载。

扫荡摊子的师徒俩已经将大街走过一半了,那金陵城有名的青楼——点香阁,就坐落在此处。

玲珑坊附近自然是灯红酒绿的,因近着青楼,卖衣服妆饰的自然也多,还开着几家手艺不错的老店。叶禾带骆九到这里来,就是为了帮他里里外外买个齐!啊你问为什么叶禾不亲自给徒弟缝?叶禾可不是骆九的老妈子,装备就算了,这些穿着哪有替徒弟一并做了的道理?再说了…真要缝的话,贴身的布什可怎么做?整到最后还不是要买!他可不想操着软尺去丈量下徒弟的尺码。

叶禾把人撵去买衣服,自己则是走进了对面的脂粉铺子。

红脂昨日就用完了,所以今天叶禾脸上素净得很。当试色的一抹脂膏沾到他的下眼睑上,那凤目顿时红艳起来,给整个人添了一点温度,正好和掉饰甲的冷光……银镜面映出的影像让叶禾很满意,于是他打算多买两盒。

颜色不错,很好看。

正当叶禾准备把试用递回去的时候,一只肥大的手从旁边伸过来揽住他,还往腰上揉捏了几把,好不恶心!叶禾起了一身的疙瘩。

“好一个腰若细柳的美人儿~怎么?就你一个人出来买物什吗?”那男人的脸凑过来,铺天盖地的酒腥味熏得叶禾直皱眉,而那臃肿的男人还伸来了右手,想掀开他的面纱。

“放肆!”叶禾丢开口脂盒,抓起刚骨扇就往那猪手上抽,“是谁给你的胆子碰本公子!”

男人吃痛惊叫后,退了几步,下一秒又换了副笑脸迎上去,“公子莫恼…莫恼,是小弟一时糊涂,将您认错了罢!可既然碰上了……那也是个缘分啊!小弟陋名蒋财,想请公子到小弟寒舍上做个客,结识一番!”说完就要拉着叶禾离开。叶禾盯着他看了几秒,随意点了点头,便迈步跟着了,好像真的有去做客的意思。

实际上蒋财从来没有见过这个自称公子的人,他认为这只是个偷溜出来买东西的小倌倌,只要能拐回去……那还不是任自己为所欲为吗!谁会来救这么个倌儿呢?

而叶禾认出来了,蒋财,就是那个害了好几个师妹的杂碎,任务榜上的必杀之人!可蒋财怕死,这杂碎雇了十几个好手给他当保镖!直接上去暗杀,多半要饮恨。蒋财好色,可从来不收别人送来的美人,他怕哪个就是仇家送来杀他的,于是他喜欢猎艳,看上就拐回去糟蹋,最后杀人抛尸。

天无绝人之路,正好这个杂碎自己找上门来……

叶禾捏了捏手上的药粉纸包,杀心浮现。


TBC

*叶禾泡澡的时候是摘掉遮脸的东西的,为什么骆九看不到?水蒸气是个好东西啊。

*叶禾的面纱就像眼镜一样,洗澡的时候摘下放一边,出洗澡房之前肯定要带上√

*啊当然。有戴围巾靠围巾没戴围巾靠面纱。

*骆九不是那种傻白甜,当他好奇、有需要,他就会去收集有用的信息,要相信一个从鸣剑堂出来的华山不会笨到哪里去。但时不时犯二是本质啊!

*骆九眼睛上的滤镜非常多,而我们看到的描写叶禾的部分,通常套有大量骆九滤镜。

*哎呀尺码还有什么尺码,就是尺码呀:D

*请不要惹医阁弟子,虽然不学香术,但毒理还是会的👌

*天机阁弟子深入暗香采访发现,有些暗香女弟子很喜欢吃酱菜,每天她们的餐桌上都会有一碟子剁到碎得不行的酱菜,剁碎了再吃?真是个奇怪的爱好啊。记录人员这么想。


评论(4)
热度(13)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XD-26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