渐行渐远(1)

不喜性转请右上叉叉。
不喜搞基请右上叉叉。
受不得BE请右上叉叉。(略be吧也许有糖←别信,这个人糖也给你打成刀刀也给你揉成糖)
这是萝刺。
是萝刺。
萝刺。(虽然也许很隐晦)
不要跟我讲身高悬殊怎么○○。
在床上身高都是浮云,问题是睡谁的谁。
没有肉。
当爱情电视剧吧(胡说八道应该是让我们深入一只皮卡丘的内心世界吧吧吧吧x)
题目并没有什么意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看了注意事项就当签了生死状x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是以一个雷神的第一人称为角度写的小脑洞。
这个时间魔物猖獗,人们对此深痛恶绝。
国家里的人反对同性恋,同性相爱是异端,要被处以火刑。
与魔物有来往,都会被看作是勾结魔物,会被教廷拉去吊死广场。
(甚至乎魔法师也是异端,要烧死。)
—————小设定说明完毕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有一个朋友,但现在我很不能理解他的行为。
两个月前,我目送他进入新月守护者的巢穴,他和队友整备齐全,按配备是有实力平安回来的……
但,最后只有他一个人,重伤而归。
他在医院昏迷的时候,似乎还不断梦见一些可怕的东西,但嘴唇一直紧紧的抿住,我得不到任何信息。
他醒转后,我有太多的问题想问,发生了什么事?其他人是不是再也回不来了?……你,梦见了什么……
但出于考虑,只说了好好休息。
他整个人都木了的样子。
目光涣散,呆呆的。又像是陷入了深度思考。
他的伤很好处理,没有骨折什么的,多数是严重的皮肉伤,几天后就下床了。
这时,他跟我说,想再去巢穴看一看。
我大概有能力带他进去,为了安全起见,还是多找了两个队友。
到了监视者关卡,他与枝上那只巨大的乌鸦对上眼的时候,我看见他眼睛中的晶莹犹如断了线的珠子,同时一副难以相信的表情。
大家都怕他做出什么来,所以回去了。
每晚九点左右,我才下班歇息,因为关心他的伤情,每天都会去看他。
昨天,我太累了,倒在了案桌上,结果十点才收拾东西,匆匆忙忙赶回去。
途经医院,我突然想去看看他的状态,却发现人不见了。
问过值班的护士,说是从来没有从病房出来过。
我觉得他隐瞒了些很惊人的东西。
是与那个梦有关吗?
第二天晚上,我照常去看望他,他睡得很熟,稍稍揭开被子,却发现,他的伤口比他刚进医院时,要多。
我决定调查一下,十点后的他到底去了哪里。

(未)

评论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XD-26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