渐行渐远(2)

九点半,我跟他说了声回去了后,走出门外,然后把门掩上。
护士把灯关掉后大约十分钟,我看见他起来了,像是自动醒来,有些吃力地拖上加农炮,一步一步的挪向窗口,打开窗子,跳了下去。
我一惊,冲到了窗前看去,见他踉踉跄跄着地后,向着某处跑去。
我赶紧冲下楼,沿着还算清晰的脚印一路跟踪他。
他可能骑上了马,而我除了装备什么都没有带,幸好还可以跟着蹄印找到他,但有一点可怕的就是……蹄印的方向,貌似是某个巢穴入口。
他每天都是这样吗?
为什么这么执着?
他若要找东西干嘛不让别人帮忙?
走了很久的样子,我有点疲累了,为了保证安全,我不得不放慢脚步,好保存体力,应对随时袭来的魔物。
且幸还算顺利。
就如我所想,马匹的蹄印一直延伸到了某个巢穴的入口处。
新月守护者!
他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?!
我顿时觉得他辜负了我的好意,并暗自打算要马上把他带回去好好骂一番。
一个人潜入还算轻松,大概是几分钟后,我便到了监视者关卡。
他果然在这里。
仔细看去他像是在和那只乌鸦样的魔物商量着什么,突然那只魔物张开了大嘴!
他要被吞下去了?!
我冲了出去,顾不着他那震惊又带着点惶恐的表情,对着魔物就是一记加强的电光剑。
闪电击中皮肉,阵阵的焦糊味钻进鼻子里,地上多了一大摊艳红的色彩。
他被闪电击中了。
不是魔物受了伤,而是他冲着攻击扑过来,为魔物挡下了这一记!
我不理解!为什么!那只是魔物!魔物就应该接受女神的制裁!!
我冲他大喊。
你干什么!!!
他好像听不见,大概是昏死过去了,这还是我在最后把方向弄偏了点,没打中心脏的结果。
那只魔物飞走了,什么也没留下。
我也不去追它,因为他再这么失血,真的会死。
我把他送回了医院,这次很严重,进了重症病房,还做了急救手术。
对于这件事,我相信……他是有苦衷的,不可能跟魔物有什么利益来往。
别人要是问起,我回答的都是他想去报仇而已。
事情很快就过去了,他也好得七七八八,。
但听一个护士说,他的身上时不时多出一些爪痕。
真的是应该好好问清楚了……我不可能再忍下去,如果真是我想的那样,对于教廷来说就是窝藏祸端!看在他曾经是朋友的份上,我会亲手了结他!
我向上头请了假,可以一整天都用来观察他的行为。
他时不时看着我,脸上带了点为难,然后目光便望向窗外。
鸟儿清脆的叫声婉转动听,可我却没有心思欣赏,我在等,等他跟我坦白一切。
但直到睡着,他都没有和我说过话。
晚上十点十四分,他醒了。
他肯定看到了我,脸上带着一种极度为难的神色,嘴巴张了张,但又闭上了,并把头背向我。
过了几分钟,他才用颤抖的声音说了几个词。
“为什么……不肯放过……抱歉………我……”
“……原谅我!”
我想不到他会突然暴起,他扯过加农炮就往窗口冲去,不过我已经锁死了窗口……
但还是让他跑了。
他一炮造成强化玻璃严重碎裂,随后用身体一撞,玻璃破碎了,碎块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细碎的光。
他跳过了窗沿,回过头,想说点什么,但最后只是留下了一个坚定的眼神。
看似慢,实际上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。等我反应过来,并冲到窗口前,他已经跨上马,跑了。
这时,我正式下了决心,要把他杀死!任何人都不能勾结魔物!哪怕是我朋友,我也不可以包庇他!
想快速赶到巢穴,魔物们却像是被有意惊扰了,根本不能避开,费了好大功夫才清理掉。
那时已经过去了一小时五十分钟左右。

(未)

评论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XD-26 | Powered by LOFTER